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问答 - 正文问答

嘉定应届生(上海进一步放开对应届生的落户限制)

admin admin 2024-02-11 【问答】 812人已围观

摘要[db:Intro]

上海进一步放开对应届生的落户限制

 上海进一步放开对应届生的落户限制,凡在上海“五个新城”和自贸区新片区就业的上海市应届研究生毕业生,符合基本条件就可直接落户。上海进一步放开对应届生的落户限制。

 上海进一步放开对应届生的落户限制1

 11月29日,上海决定开放第二批2021年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进沪就业落户受理工作,并试点在五个新城和自贸区新片区就业的上海市应届研究生毕业生符合基本条件可直接落户的政策。

 在此之前,上海已数次向部分应届毕业生降低落户门槛。例如,2018年,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国内高水平大学”的本科阶段应届毕业生可直接落户;2020年9月,直接落户的范围又扩大至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在沪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分院院长张波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从此次新政来看,上海对人才引进正在“提速”,并且人才引进的区域方向性更为清晰。

 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此次新政将对五大新城的房地产市场产生积极影响。张波认为,“人口的导入会进一步催生当地的居住需求”。

  指定区域应届研究生或直接落户

 11月29日,上海市学生事务中心发布公告披露,为“推进高质量人才高地,加大吸引人才支持力度,特别是支持’五个新城’建设招揽人才”,经上海市高校招生和就业工作联席会议研究,决定开放第二批2021年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进沪就业落户受理工作,并试点在五个新城和自贸区新片区就业的上海市应届研究生毕业生符合基本条件可直接落户的政策。受理时间为2021年12月1日至12月31日(工作日)。

 据上海市统计局2021年发布的上海市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上海全市常住人口为24870895人,已逼近2035年城市总体规划中提出的常住人口2500万人红线。而基于“2500万常住人口控制红线”,上海落户政策一直颇为严格,在应届生落户、居转户、分居调户、投靠落户、人才引进、归国人员落户这6种方式中,只有符合要求(积分需满72分)的高校毕业生可即时落户,其余方式均需等待较长时间。

 2017年以来,多个城市兴起“抢人大战”,但上海一直未参与其中。直至2018年,上海才首次放宽落户限制,实施了“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为试点,探索建立对本科阶段为国内高水平大学的应届毕业生,符合基本申报条件可直接落户”的政策。

 之后,上海又数次放松人才落户条件,尤其是在针对大学生、硕士毕业生的落户政策方面更为频繁。例如,2020年9月,上海将上述落户范围扩大至“在沪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也就是说,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在内的这些“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应届本科毕业生符合基本申报条件即可直接落户。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此次上海推出“试点在五个新城和自贸区新片区就业的上海市应届研究生毕业生符合基本条件可直接落户”的政策,无疑令落户门槛进一步放宽,有助于导入更多人才。另据《文汇报》报道,2021年上海高校应届毕业生为20.7万,比去年增加2万人。其中研究生占比三成左右。而根据此次政策的条件,符合落户的学生人数或达几万人。

 “本次新政再次对户籍政策实施边际调整。这有助于在人口红线的限制框架内,实现’五大新城’建设提速,并增强城市综合竞争实力。”中指研究院企业事业部高级分析师束端认为。

 今年3月2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印发的《关于本市“十四五”加快推进新城规划建设工作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指出,“新城发力”是重中之重。在建设目标上,至2035年,5个新城各集聚100万左右常住人口,基本建成长三角地区具有辐射带动作用的综合性节点城市。至2025年,5个新城常住人口总规模达到360万左右,新城所在区的GDP总量达到1.1万亿元,新城基本形成独立的城市功能,初步具备综合性节点城市的地位。

 束端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据上海市统计局2021年发布的上海市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全市人口空间分布上正持续向五大新城等重点发展区域流动:中心城区常住人口比2010年减少了30.25万人,浦东新区和郊区比2010年增加了251.43万人,中心城区的人口密度由2010年每平方公里24137人下降到2020年每平方公里23092人;浦东新区和郊区的人口密度由每平方公里2650人提高到每平方公里3006人。

  人口持续导入成长期支撑点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分院院长张波认为,“此次落户政策可以看作是上海五大新城实施的差异化落户政策。”根据《实施意见》提出的五大新城建设目标,张波指出,上海在政策层面对人口流入区域有着清晰的“聚焦方向”:“有规划的人口导入是前提,有良好的产业支撑,形成宜业宜居生活氛围是方向。”

 “人口的导入会进一步催生当地的居住需求。”张波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说,从2020年到2034年,临港新片区的常住人口250万左右,均需要大量的产业人才和相关服务配套人才的引入。

 “从长期来说,人口的持续导入对五大发展是个长期支撑点。”在张波看来,当下一批具备购房资格的人对楼市是支撑。五大新城有大量土地,就需要相应的人口导入,短期内会提高五大新城楼市的热度,同时还会形成供需平衡和房价平稳。

 张波指出,从目前上海的土地来看,未来几年五大新城都将是供应重点。正如其所言,仅以今年3轮集中供地所推出的地块为例,多数位于闵行区、青浦区、宝山区、嘉定区、松江区、浦东新区、临港、奉贤区这些区域。

 随着人才的不断引入,购房需求将长期保持一定高位,更重要的是,“五大新城的人口结构也将发生重大变化,未来人口会更为年轻化,对居住的环境也更为个性化,社区的互动氛围、绿色环保、户型空间等也将会有着更多年轻化的标签,这对房企来说也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和机遇。”张波认为。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也表示,从房地产角度看,预计今年12月份类似落户人数明显会上升,对于明年上半年购房市场来说,可能会形成一波新的购房需求。

 不过,严跃进强调,这个时候也要防范出现五大新城炒房等现象。同时,鉴于其他城市人才落户后炒房的现象,对于一些新落户人员的购房方面,要适当有所约束,类似房屋限售或者限定在五大新城购房。此外,严跃进认为,监管层要继续释放积极的信号,“在五大新城增加普通住宅用地供应,以及积极宣传保障性租赁住房的供应等,真正促进此类人才的安居乐业。”

 上海进一步放开对应届生的落户限制2

 上海市近日出台新政策,凡在上海“五个新城”和自贸区新片区就业的上海市应届研究生毕业生,不必“打分”,符合基本条件就可直接落户。

 上海市学生事务中心29日发布通告称,为推进上海市高质量人才高地建设,加大吸引人才力度,特别是为支持“五个新城”建设招揽人才,经上海市高校招生和就业工作联席会议研究,试点在“五个新城”和自贸区新片区就业的上海市应届研究生毕业生符合基本条件可直接落户的政策。

 据了解,上海实行公开透明的积分落户制度,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进沪就业落户标准分通常为72分,毕业院校、学历水平等因素均会对积分产生不同程度影响,其中非“双一流”建设高校的部分毕业生可能出现积分不足的情况,但在这项新政策推出后,只要符合基本条件,上海所有高校的应届研究生毕业生均可直接落户。

 此项新政策的适用对象为在上海嘉定、青浦、松江、奉贤、南汇等“五个新城”及自贸区新片区就业的上海市应届研究生毕业生。

 近日召开的上海市人才工作会议提出,要把握需求导向,更大力度推动人才政策先行先试、人才计划优化整合、人才服务提质增效,加快打造高品质人才生态系统。上海相关部门表示,将进一步完善管理、优化服务,为吸引优秀人才进沪就业营造良好环境。

 上海进一步放开对应届生的落户限制3

 29日,上海市学生事务中心发出通告称,试点在五个新城和自贸区新片区就业的本市应届研究生毕业生符合基本条件可直接落户的政策。

 为贯彻上海市相关会议精神,推进本市高质量人才高地建设,加大吸引人才支持力度,特别是支持“五个新城”建设招揽人才,经上海市高校招生和就业工作联席会议研究,试点这项新政。

 关于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进沪就业工作,常规按照落户标准分进行“打分”,通常稳定保持在72分标准上。在落户“积分”中,毕业院校与学历水平等因素,存在不同程度影响。分析认为,“双一流”建设高校等高水平院校的研究生毕业生相对具有一定优势,非“双一流”的部分地方院校毕业生可能出现积分不足的情况。而在这项符合基本条件即可直接落户的政策推出后,对任何沪上高校研究生毕业的应届生都条件等同。“地利”方面,也对地处五个新城和自贸区新片区的高等院校有利,有助于相关高校毕业学子落户新城和新片区安家立业。

 过去,非沪籍居民要想在上海落户,从“居住证”到“拿户口”一般需要7年,但对于五个新城和自贸区新片区的人才可以缩短到5年或3年。

 如今,“应届研究生符合条件可直接落户”的新政一出,无异于一张“王炸”,直接吸引年轻人奔赴上海郊区而来。

 根据建设目标,上海市计划至2025年,五个新城常住人口总规模达到360万左右,新城所在区的GDP总量达到1.1万亿元。至2035年,五个新城将各自集聚100万左右的常住人口,基本建设成为长三角地区具有辐射带动作用的综合性节点城市。

 人口规模目标当前,五个新城筑巢引凤的“大招”接二连三,人口增长可谓是后

  2015-2020年上海人才落户政策

 从房地产方面来看,常住人口的增长以及持续的人口流入,将对楼市未来的成交产生一定的增益作用,以新增常住人口第一位的杭州为例,过去几年,杭州商品住房成交量价一路走高,并且以超强的动能迅速从疫情中走出来。

 上海对应届生的落户放松,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刺激上海房地产市场的`效果。

  高校人才未来将是一个庞大的购房群体。

 上海是我国最早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城市,也是我国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大型城市。截至2019年年末,上海户籍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518.12万人,占户籍总人口的35.2%。根据复旦大学城市规划研究院的课题成果,如果保持现有人口,不再引进新增劳动力,2040年时,上海人口总量将减少到1900万左右,其中,60岁以上老人总量将增至800万,占比超过四成。

 与之对比的是,上海的人口出生率倒数第三,明显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如何逐步优化人口结构,持续保持经济活力,已被上海这座城市提上议事日程。

 首先:人才政策不敏感,相比一日游政策,人才政策力度再大,也不会出现收回的风险。

 其次:大部分城市的房地产政策主要集中在公积金政策和土地款缓解政策,还有就是预售加快政策。个别城市也有针对契税减免购房补贴,但主要集中在个别三四线城市。

 多城市政策力度较大都被叫停,但试探政策依然不断出台。主要原因是一城一策,地方的土地财政、包括经济稳定要求房地产政策有所调整。

 整体看,短期房地产政策收回的基本都是因为微调力度过大,收回的基本都是刺激市场的而非稳定市场的政策,另外现在看房地产政策能够落地的基本是救企。

 虽然说是“郊区”,但完全不同于其他城市“偏僻落后”的郊区,上海的五个新城都有各自的发展重心,楼市极具上涨潜力。当前五个新城的房价处于上海低位,但随着教育、交通等配套资源跟进,有望实现新一轮的楼市热度攀升。

 2021 年 3 月,上海市提出到 2035 年,五个新城各集聚 100 万左右常住人口,前期到 2025 年,5 个新城常住人口总规模达到 360 万左右

 目前,五个新城常住人口总数约在 240 万左右,是有将近 260 万缺口的(官方统计南汇、奉贤、青浦现人数约为 30-50 万之间)

 第三:人才成为房地产政策调控的窗口。整体看,上海调整人才政策是为了维持上海的城市活力,但从趋势看,一线城市楼市很可能会逐渐见底!北京也会出台类似的政策。

Tags: [db:tag]

文章评论 (暂无评论,812人围观)

icp沪ICP备2023033283号-31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

目录[+]